月份:2004年12月

诉不尽女儿心事――走进古代女性的闺房 [by 流浪猫]

待月西厢:: 诉不尽女儿心事――走进古代女性的闺房
  
   青春正二八,生长在贫家。

  绿窗春寂静,空负貌如花。

  【镜子】

  我记得这四句话是学唱京剧的花旦必先学的念白。是说陈妙常初怀的情思,虽是坤道,但毕竟是妙龄的少女,自然有一番女儿家的心事,而古书中描写的闺中的女儿家多半是自恋的,在她爱上一个人以前。她先迷恋的人是自己,她最好的闺友是镜子。最有名的镜子是一条叫做若耶的小溪吧,那个在溪畔浣纱的姑娘美丽的倒影把鱼儿都羞得潜到了水底,留下了千百年说也说不完的故事。

  铜镜在古代用以梳妆照面和照妖辟邪,现存最早的铜镜出土于殷墟的妇好墓,想必一个协夫出征的女子英雄心底也是极爱美的,更不要说世间平凡的女子了。在西汉年间,人们就开始用铜镜作为男女爱情的表记、信物,取“心心相映”之寓意。生前互相赠送,“朝夕相伴”,死后随之埋入墓中,以示“生死不渝”。

  唐苏鄂《杜阳杂编》里有一个“破镜重圆”的故事,记述了南朝乐昌公主与驸马徐德言历经了磨难与悲欢后终得相聚。现今仍常用以比喻夫妻失散后重逢或离异后重归于好。宋代黄坚《沁园春》里写:“镜里拈花,水中捉月,觑着无由近得伊”。不由得让人想到《红楼梦》里那一场镜花水月的梦境,那一场深深的无望的爱情。
   
   古代女子的内衣最早被称为“亵衣”。“亵”意为“轻浮、不庄重”,可见古人对内衣的心态是回避和隐讳的。中国内衣的历史源远流长,最早的史料见于汉朝。古代女子内衣蕴藏着不尽的昔日情怀, “前圆后方,前短后长,这是应和天地人合一的传统…

李白 妾薄命 [by 流浪猫]

唐风宋韵:: 李白 妾薄命

汉帝宠阿娇。
贮之黄金屋。
咳唾落九天。
随风生珠玉。
宠极爱还歇。
妒深情却疏。
长门一步地。
不肯暂回车。
雨落不上天。
水覆难再收。
君情与妾意。
各自东西流。
昔日芙蓉花。
今成断根草。
以色事他人。
能得几时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