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份:2003年3月

俘虏 CAPTIVE [by pytoh]

当代诗词:: 俘虏 CAPTIVE
惊鸿一瞥
在初相见的时刻

柔情百转
竟牵动我底心弦

曾经沧海
尘封已久的心
又重现青春的蠢动

无怨无悔
早已不涉花丛
却沦为盈盈眼波中的 … 俘虏

It was the first glance,
when my eyes greeted your grace by chance.

Your undulating loving tenderness
gently stirred my heart into restlessness.

I was in love, and was hurt.
My heart, long enclosed in dirt,
was again pounding hard as in youthful days.

Without grievance or contrition,
I had been devoid of affection,
till I fell captive in your melting eyes.

望北寄语 [by pytoh]

唐风宋韵:: 望北寄语
北望中原大业隆, 炎黄子弟此心同;

期临紫禁明君念, 欲往长城好汉充;

鹏鸟当能凌岳麓, 蛟龙岂可卧隆中;

雄才辅佐平生志, 放眼寰瀛气若虹。

曾 经 [by 游客]

唐风宋韵:: 曾 经
登 山 怕 见 旧 园 亭, 月 下 花 前 恨 尚 铭; 
似 水 秋 波 凝 俪 影, 随 风 笑 语 去 银 铃; 
十 年 未 醒 温 柔 梦, 半 世 犹 存 初 恋 馨; 
沧 海 余 生 何 所 寄, 痴 心 一 点 忆 曾 经。

〖 以 上 诗 作 曾 刊 于 1998 年《 寰 球 诗 声》 第 6 辑 〗

Re: 钗头凤(红酥手) [by cqc]

宋词:: 钗头凤(红酥手)
陆游与表妹唐婉本恩爱夫妻,感情甚笃。但因陆母不喜欢唐婉,终被迫休离。后 二人 各自婚娶。十年后的一个春日,陆游独游沈园与唐婉邂逅。唐婉以酒肴款待,陆 游感伤 万分,惆怅不已,随即在园壁上题下此词,抒发了自己内心的眷恋相思之情和 无尽的追 悔悲愤。唐婉读后百感交集,含泪和词一首:

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晓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语斜栏。 难、 难、难。 人成各,今非昨,病浑常似秋千索。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 泪装 欢。瞒、瞒、瞒。

此后郁郁寡欢,怏怏而卒。二词绝望凄楚,缠绵悱恻,感人至深,荡气回肠,催 人泪 下,唐词尤甚。四十年后,陆游沈园重游,含泪写下《沈园》,以纪念唐婉:其中不乏 刻骨铭心的 眷恋与相思,也充满不堪回首的无奈与绝望,真是荡气回肠,震烁人心。
陆游:沈园二首

城上斜阳画角哀,沈园非复旧池台。

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

梦断香消四十年,沈园柳老不吹绵。

此身行作稽山土,犹吊遗踪一泫然。

这是陆游七十五岁时重游沈园(在今浙江绍兴)写下的悼亡诗。
他三十一岁时曾在沈园与被专制家长拆散的原妻唐琬偶尔相遇,作《钗头凤》题壁以记其苦思深恨,岂料这一面竟成永诀。晚年陆游多次到沈园悼亡,这两首是他的悼亡诗中最为深婉动人者。诗的开头以斜阳和彩绘的管乐器画角,把人带进了一种悲哀的世界情调中。他到沈园去寻找曾经留有芳踪的旧池台,但是连池台都不可辨认,要唤起对芳踪的回忆或幻觉,也成了不可再得的奢望。桥是伤心的桥,只有看到桥下绿水,才多少感到这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