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份:2003年2月

Re: re: 本论坛的定位? [by 江南游子]

论坛站务:: 本论坛的定位?
构造上任何人都能投稿。现状看来首先由我们骨干会员来充实论坛的内容。我也在寻求诗词资料及可以直接将其灌入数据库的途径。

另外,现在由论坛模块改造的古典诗词投稿模块功能还不理想。论坛体系也在调节中。聊天室,图像库也在构思中。应该说整体还在准备阶段。4-5月可以大致完成。到时大大宣传一番吧。

这个计划你看如何?

心里难过 [by cqc]

恋恋红尘:: 心里难过

深夜里电话铃响。
是朋友的电话。
他说:“忍不住要给你打个电话。我忽然心里难过。非常非常难过。就是这样,没别的。”说完他挂断了电话。
我从困倦中清醒过来。忽然非常感动。
我也曾有这样的情况。静夜里,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情绪涌上心头,那情绪确可称之为“难过”。
并非因为有什么亲友故去。
也不是自己遭到什么特别的不幸。
恰恰相反:也许刚好经历过一两桩好事快事。
却会无端地心里难过。
不是愤世嫉俗。不是愧悔羞赧。不是耿耿于怀。不是悲悲戚戚。
是一种平静的难过。
但那难过深入骨髓。

静静地意识到,自己的生命实体是独一无二的。不但不可能为最亲近最善意的他人所彻底了解,就是自己,又何尝真能把握那最隐秘的底 蕴与玄机?
并且冷冷地意识到,自己对他人无论如何努力地去认识,到底也还是只近乎一个白痴。对由无数个他人组合而成的群体呢?简直不敢深 想。
归纳,抽象,联想,推测,勉可应付白日的认知。但在静寂清凄的夜间,会忽然感到深深的落寞。
于是心里难过。

也曾想推醒妻,告诉她:“我心里忽然难过。”也曾想打一个电话给朋友,只是告诉他一声,如此如此。但终于都没有那样做,只是自己 徒然地咀嚼那份与痛苦并不同味的难过。
朋友却给我打来了电话。
我自信全然没有误解。
并不需要絮絮的倾诉。简短的宣布,也许便能缓解心里的那份难过。或许并不是为了缓解,倒是为了使之更加神圣,更回甜蜜,也更加崇 高。

在这个无庸讳言是走向莫测的人生前景中,人们来得及…

一生的倾诉 [by cqc]

恋恋红尘:: 一生的倾诉

我一生都在倾听你的脚步,倾听着你的脚步穿过人群,向我走来。
那么沉沉的,重重的脚步,一步一步,仿佛带着阵阵轰鸣,从杂沓纷乱的人群中,径直向我走来。所有的喧声与嘈杂落叶一般蜕去,只有 你的脚步声,一步一步,径直伸到我的门前。
片刻的停顿,锁匙在匙孔中转动,门开了
你――
每一天,我都在期待着这样的时刻,每一天的每一个瞬间,我都在期待着这样的时刻。
然而回答我的是什么,是你从几十米之外到几十里之外,从几十里之外到几百里之外,直至现在,你去了真正的天涯。
每次每次,那最初的一天都令我胆寒。
门砰地关上了――
没有丝毫犹豫,你的脚步声,沉沉地,重重地,一步一步渐斩远去……
当这脚步声完全消失在虚无中的时候,留给我的,是怎样一片声音的沙漠啊。
有多少次,它一步一步向我走来,就有多少次,它一步一步向我远去。
午后,突然惊醒的一瞬,房间如此空旷而阴冷,哪怕窗外正是阳光灿烂,也只有使屋内更加落寞。
每次每次,我的耳边都回想着那句话。
已经远了的,还要更远,我不能去追赶;已经近了的,还要更近,我也不能躲避。
你不是世上最爱我的人吗,为什么你要千里万里地离开我?
你不是这世上最爱我的人吗?为什么你千里万里地离开我,我却只有躲在床上无声地哭泣?
再也不会在每一天里,把每一个归人的脚步误听作你的脚步,再也不会在寂静的深夜,把自己耳脉的搏动幻听作你的迟归。可是,我又该 用怎样的心情来听这每日无数次响起的停在别人门前的脚步,我又该用怎样的心情,来度过…

泪眼问花 [by cqc]

恋恋红尘:: 泪眼问花

总是错过花期。
走遍万水千山,失去的偏偏是心中的橄榄树……

好吗?
问语,好似久远到旷古未闻的声音,也许一生的梦换来这一句,门外已是千年的风雨,泪水便籁籁而下。
不会鸣啼的鸟叫什么,没有消息的雁叫什么?不在君身边的我,又是什么?
镜中,是我美丽的容颜。年深月久,春日雨,旷野风,叶子读着蓝天,瞬间已是古刹苔深。我只愿细语一句:生缘不生貌,愿不愿意?
愿不愿意?
敢问不敢言。一言便是错。
轻语相问:在比心更深的地方,我愿变为溪流伴你到天涯。愿不愿意?
不必回答。怕一语,是近在咫尺碣石潇湘,一语,是人远天涯近。而万丈红尘里,你是我唯一的归宿!此刻,风冷雨细,我不爱流浪,却 无法泊岸。不爱灿烂,却正是风过群山花开满天。
曾有人问:人为什么要有家?我呆了许久,写给他看:为了相爱的人终生相守。却又同时无耐地摇头一笑。原本唯一的答案啊,却已经不 再是了。
心碎的感觉是什么?心痛的感觉又是什么?
不懂。或者是懂得太多,怕痛。
是的,只有唯一,世界再大,我只有你一个港弯。在我未醒时,君静静地亲我,万语千言,默默无语。你是我路上最后一个春天,最后一 场雪,最后一次花飞语匆。扑入你的怀中,我必泪流懑面,你必是我最爱的。百年花,千年草,此季从不落叶,此季落花流水天上人间。从此 走一个人的路,作两个人的梦,欢颜许多初衷不改,从此是挥手挥不去,惊梦惊还来。
有言便浅。那是一个令人怦然泪下的字眼!相逢何必曾相识,是浅情地久天长:纵使相逢应不识,方是此情亘古绵缠…

声声慢 [by WeiDing]

宋词:: 声声慢
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咋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。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、晚来风急。雁过也,正伤心,却是旧时相识。满地黄花堆积,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。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?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,点点滴滴,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。

永遇乐 [by WeiDing]

宋词:: 永遇乐
落日溶金,幕云合壁,人在何处?染柳烟浓,吹梅笛怨,春意知几许?元宵佳节,融和天气,次第岂无风雨。来相招、香车宝马,谢他酒朋诗吕。中州盛日,闺门多暇,记得偏重三五。铺翠冠儿,捻金雪柳,簇带争济楚。如今憔悴,风鬟雾鬓,怕见夜间出去。不如向帘儿底下,听人笑语。

凤凰台上忆吹箫 [by WeiDing]

宋词:: 凤凰台上忆吹箫
香冷金猊,被翻红浪,起来慵自梳头。任宝奁尘满,日上帘钩。生怕离愁别苦,多少事,欲说还休。新来瘦,非干病酒,不是悲秋。休休,这回去也,千万遍《阳关》,也则难留。念武陵人远,烟琐秦楼。惟有楼前流水,应念我、终日凝眸。凝眸处,从今又添,一段新愁。

醉花阴 [by WeiDing]

宋词:: 醉花阴
薄雾浓云愁永昼,瑞脑消金兽。佳节又重阳,玉枕纱橱,半夜凉初透。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。莫道不消魂?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