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份:2002年9月

蝶恋花(伫倚危楼风细细) [by 游客]

宋词:: 蝶恋花(伫倚危楼风细细)

  伫倚危楼风细细,望极春愁,黯黯生天际。草色烟光残照里,无言谁会凭栏意。

  拟把疏狂图一醉,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味。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

【简析】
  这是一首怀人词。上片写登高望远,离愁油然而生。“伫倚危楼风细细”,“危楼”,暗示抒情主人公立足既高,游目必远。“伫倚”,则见出主人公凭栏之久与怀想之深。但始料未及,“伫倚”的结果却是“望极春愁,黯黯生天际”。“春愁”,即怀远盼归之离愁。不说“春愁”潜滋暗长于心田,反说它从遥远的天际生出,一方面是力避庸常,试图化无形为有形,变抽象为具象,增加画面的视觉性与流动感;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其“春愁”是由天际景物所触发。
  接着,“草色烟光”句便展示主人公望断天涯时所见之景。而“无言谁会”句既是徒自凭栏、希望成空的感喟,也是不见伊人、心曲难诉的慨叹。“无言”二字,若有万千思绪。
  下片写主人公为消释离愁,决意痛饮狂歌:“拟把疏狂图一醉”。但强颜为欢,终觉“无味”。从“拟把”到“无味”,笔势开阖动荡,颇具波澜。结穴“衣带渐宽”二句以健笔写柔情,自誓甘愿为思念伊人而日渐消瘦与憔悴。“终不悔”,即“之死无靡它”之意,表现了主人公的坚毅性格与执着的态度,词境也因此得以升华。
  贺裳《皱水轩词筌》认为韦庄《思帝乡》中的“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,妾疑将身嫁与一生休。纵被无情弃,不能羞”诸句,是“作决绝语而妙”者;而此词的末二句乃本乎韦词,不过“气加婉矣”。其实,冯延已《鹊踏枝》中的“日日花前常病酒…

苏幕遮(碧云天) [by 丝路旅人]

宋词:: 苏幕遮(碧云天)

<big>
碧云天,黄叶地,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。
山映斜阳天接水,芳草无情,更在斜阳外。

黯乡魂,追旅思,夜夜除非,好梦留人睡。
明月楼高休独倚,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。
</big>

一剪梅(红藕香残玉簟秋) [by 游客]

宋词:: 一剪梅(红藕香残玉簟秋)
<big>
红藕香残玉簟秋。
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。
云中谁寄锦书来?
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

花自飘零水自流。
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
此情无计可消除,
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
</big>

莺啼序(残寒正欺病酒) [by 游客]

宋词:: 莺啼序(残寒正欺病酒)

残寒正欺病酒,掩沉香绣户。 燕来晚,飞入西城,似说春事迟暮。 画船载,清明过却,晴烟冉冉吴宫树。 念羁情,游荡随风,化为轻絮。

十载西湖,傍柳系马,趁娇尘软雾。 朔红渐招入仙溪,锦儿偷寄幽素。 倚银屏,春宽梦窄,断红湿,歌纨金缕。 暝堤空,轻把斜阳,总还鸥鹭。

幽兰渐老,杜若还生,水乡尚寄旅。 别后访六桥无信,事往花萎,瘗玉埋香,几番风雨? 长波妒盼,遥山羞黛,鱼灯分影春江宿,记当时,短楫桃根渡。 青楼仿佛,临分败壁题诗,泪墨惨淡尘土。

危亭望极,草色天涯,叹鬓侵半苎。 暗点检,离痕欢唾,尚染鲛绡,��凤迷归,破鸾慵舞。 殷勤待写,书中长恨,蓝霞辽海沉过雁,谩相思,弹入哀筝柱。 伤心千里江南,怨曲重招,断魂在否?